【 文:陳友達先生撰寫授權威傳媒刊登,圖: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】

我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於1955年配合國民政府與美國的金剛計劃撤退來臺,爺爺奶奶祖居於浙江外海的下大陳島西嘴頭村,而外公外婆是世居於下大陳島南坑里的村莊,來臺時是一起暫居於蘇澳岳明新村。

大陳島碼頭一景,景色美麗,島上海產新鮮亦是一絕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大陳島碼頭一景,景色美麗,島上海產新鮮美味亦是一絕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
早期大陳先祖輩剛來臺灣時,因語言不通,文化格格不入,所以婚姻大都較為封閉,都是經由長輩親戚互相作媒而結為連理,所以我們大陳一直有句諺語【牽來牽起,都有親戚關係】,實際上也是如此!

爺爺奶奶,父母親那代都經過戰爭的洗禮,所以深知【戰爭】所帶來的迫害和無奈! 六十多年前,我的上二代乘風破浪,在凜冽的春節寒風當中,來到台灣,落地生根,在戰火中,全島大陳義胞血書與島共存亡,為了保護台澎金馬!大陳鄉親不知在一江山戰役犧牲多少人多少婦女成為鰥寡孤獨。

 大陳島碼頭一景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大陳島碼頭一景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
不管來自哪一省,不管何時來到台灣,我們大家都落居於台澎金馬,都是一家人,我們大家都要為了自己,為了家人,為了國家用雙手打拼。
但今天有人為了謀求私利,高倡假台獨,請問這個議題為我們帶來什麼?安全嗎?繁榮嗎?幸福嗎?
答案通通沒有,這些人的不切實際的假夢想卻是我們的災難,一個簡單的台獨口號,只不過是用以攫取權位,謀求私利的手段!

大陳島天后宮在山上,登高即可遠眺碼頭美麗風景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大陳島天后宮在山上,登高即可遠眺碼頭美麗風景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
從太陽花學運以來,我們的社會價值觀無比錯亂,佔領行政院,立法院,癱瘓政務運作,被稱為民主;二二八對著國軍投擲手榴彈,意圖顛覆國家的黃金島,被叫做勇敢的民主鬥士;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,課本教的歷史,卻成了東亞史。

 大陳島上熱情的阿媽,歡迎大陳鄉親返鄉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大陳島上熱情的阿媽,歡迎大陳鄉親返鄉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
兩蔣父子曾在戰火飄搖之際,親自登上大陳、金門,指揮作戰及照顧百姓,在大陳撤退時,經國先生也是最後一個看著國旗降下的人。在如今和平的年代,民進黨卻要我們,搖著掃把,陪葬在他們的權力遊戲內;

先總統 蔣公和蔣經國先生,為國家留下了台北故宮、中山樓、十大建設、他們的任內,也是中華民國經濟起飛的年代,如今的執政當局在高雄市經營了二三十年,卻給了五千個天坑和三千億欠債,我的天,他們也好意思一直沾沾自喜。

但是我相信,在2020年,一定會為這些種種倒行逆施,不得人心的政策付出更慘痛的代價!

 大陳島台胞文史館擁有第一手的史實資料,值得細細駐足觀看展出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大陳島台胞文史館擁有第一手的史實資料,值得細細駐足觀看展出。威傳媒記者林志毅拍攝

而當前台灣的困境,作為上位意識形態的統獨問題,卻向下侵蝕到各式無關乎統獨,無關乎藍綠的民生議題,讓台灣的所有問題,無論本質如何,都成為統獨,藍綠的意識形態問題,最終塑成一個只問意識形態,不問是非的社會。
假如能放下意識形態之爭,扛起改革政黨政治重擔,大步走向議題政治,在世界浪潮變化之中捍衛中華民國,同時促進兩岸統一,目前應著重拚民生經濟,不拚意識形態,才是正道!

臉書留言